搜索

Vatican News
龍卡利蒙席在保加利亞擔任宗座代表時期 龍卡利蒙席在保加利亞擔任宗座代表時期 

教宗方濟各訪問保加利亞:沿著龍卡利教宗的足跡,推動大公運動

在教宗方濟各即將訪問保加利亞之際,聖座歷史學委員會的記者卡塔洛夫向本新聞網介紹了若望廿三世在保加利亞擔任宗教代表時期作出的貢獻。

(梵蒂岡新聞網)“我希望教宗方濟各這次的牧靈訪問能成為教會内外人士日益增進團結友愛關係的動力,極力鼓勵保加利亞人民堅持建設一個以正義與和平為基礎的社會”。在教宗方濟各即將於5月5日至7日訪問“玫瑰之鄉”保加利亞和北馬其頓之際,聖座歷史學委員會的記者基里爾·卡塔洛夫(Kiril Kartaloff)向本新聞網表達了他的心願。

卡塔洛夫對先教宗若望廿三世年輕時在保加利亞擔任宗座視察員的經歷有所研究,出版了《龍卡利蒙席在保加利亞的教會關懷(1925年-1934年):根據檔案新的原始資料進行歷史-外交研究》(La sollecitudine ecclesiale di monsignor Roncalli in Bulgaria (1925-1934). Studio storico-diplomatico alla luce delle nuove fonti archivistiche)一書。

他說,保加利亞60%的國民屬於該國的東正教會。2002年,他們迎來了若望保祿二世,現在又要迎接教宗方濟各。其實,保加利亞早在1925年至1934年已經接待了一位未來的教宗,他就是安傑洛·龍卡利。正是這位聖座的代表在保加利亞建立了大公運動的基礎。“他抵達後不久,就開始去親自了解分離的弟兄東正教徒”且“開始相信在基督徒之間發展友誼關係是所要走的道路”。

1925年,龍卡利蒙席被任命為在保加利亞的宗座視察員:他於同一年3月19日在羅馬被祝聖主教後,便啓程前往這個國家,其主要任務是供給當地天主教小團體的所需。這個最初有限期的職務,後來持續了將近10年,其間他為建立宗座辦事處奠定了基礎,並於1931年被任命為這個辦事處的首位宗座代表。

卡塔洛夫接著表示,在保加利亞重組天主教會、與政府和王室建立友誼關係,以及與當地東正教會展開最初的大公性接觸,並非沒有困難。龍卡利蒙席“於1925年8月很快便首次拜訪了東正教神聖主教會議。這位日後的聖教宗堅持尋求所能聯合的一切,而非分裂的因素。因此,在保加利亞期間促使他對大公運動的敏覺力趨於成熟,在隨後的土耳其和希臘逗留期間又使這個敏覺力得到進一步發展,一直延續到梵蒂岡第二屆大公會議的召開”。

談到教宗方濟各即將在保加利亞展開的訪問,卡塔洛夫向本新聞網表示,教宗的訪問將“見證保加利亞人民具有相同的基督信仰根基,鞏固聖座與保加利亞數個世紀以來的友誼。這友誼因著對聖齊利祿和聖美多弟的敬禮而得到增強,兩位兄弟承行天主的旨意使基督信仰在保加利亞人民當中扎根”。

若望保祿二世於1980年宣布聖齊利祿和聖美多弟為歐洲的共同主保,他們是舊大陸東部地區的福傳者,為將《聖經》翻譯成斯拉夫語言而發明了斯拉夫字母。卡塔洛夫解釋道:“保加利亞或許是個不太出名的歐洲國家,但它在歷史、文化和藝術方面卻是最富饒的國家之一:足足保存了10個屬於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文化遺產場所。保加利亞自2004年成為北約成員國,2007年加入歐洲聯盟。”

“保加利亞蒙召推動和見證聖齊利祿和聖美多弟傳授的基督信仰根基,他們的教導如今仍然合乎時宜,而且必要:這兩位聖人在東歐的福傳事業為歐洲共同基督信仰根基的形成作出了卓越貢獻,這根基因其深度和活力而成為一個最堅固的參照點,而它不能忽視歐洲的合一。”

保加利亞為迎接教宗方濟各的來訪正在作最後的準備工作。尼科波利(Nicopoli)教區貝萊内(Belene)堂區準備了一份特別的禮物,是一幅4位保加利亞真福的畫像。4位真福中的3位是聖母升天會的司鐸,在專制政權年代被槍決,2002年5月26日由若望保祿二世冊封為真福。另一位是耶穌苦難會會士,尼科波利教區主教波西柯夫(Eugenio Bossilkov),在共產政權時期殉道。若望保祿二世於1998年3月15日宣布他為真福。

2019 April 30, 1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