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Vatican News

阿根廷四位殉道者被冊封為真福

阿根廷四位殉道者榮列真福品。他們是拉里奧哈教區的主教及其三位合作者,在該國軍政獨裁期間被殺害。他們為弱小者發聲,敢於譴責不義。

(梵蒂岡新聞網)聖座封聖部部長貝丘樞機4月27日以教宗名義在阿根廷拉里奧哈(El Chamical)教區將這四位殉道者冊封為真福。他們是拉里奧哈教區主教的恩里科·安傑洛·安傑萊利·卡萊蒂(Enrico Angelo Angelelli Carletti);他的三位合作者:加布里埃爾·隆格維爾(Gabriel Longueville)神父、方濟各住院會士卡洛斯·迪奧斯·穆里亞斯(Carlos de Dios Murias)神父、平信徒文塞斯勞·佩德內拉(Wenceslao Pedernera)。

長期以來這四位殉道者受到阿根廷人的敬仰。他們於1976年軍政獨裁期間在拉里奧哈教區被害。這證明了民間敬禮比任何封聖程序都快。正如貝丘樞機所強調的,這四位新真福“在當時受到極權主義的強烈壓迫下,都渴望為人民服務,把福音轉化為促進人民益處的具體行動”。

作為同儕之首(Primus inter pares)的拉里奧哈主教安傑萊利·卡萊蒂,以他的牧靈熱忱吸引許多神父和信徒與之合作,其中三人還與他一同殉道。他在司鐸期間就顯示出對窮人的關懷,每天去看望貧民窟,被任命主教之後依然不改初心。聖座封聖部部長貝丘樞機表示,“為了光榮天主,在教會中讓人看到是不夠的,這意味著要把耶穌的教導轉化為實際行動,正如祂教導的,我們如果不愛兄弟,尤其是最貧困者,我們對天主的愛就不可能是真實的。教宗方濟各教導我們,權力是為所有公民服務的承諾。權力是服務”。

“一隻耳朵聆聽福音,一隻耳朵聆聽人民”的主教

1968年,安傑萊利·卡萊蒂抵達拉里奧哈教區,很快就和子民打成一片。他總是與工人和農民站在一起,譴責高利貸、毒品交易、賭博和賣淫,這些都是當地權貴牢牢掌控的生財之道。他們便開始蔑視主教,稱他是“紅色主教、共產主義者、極端主義者,第三世界主義者”,甚至把他的意大利姓氏改為“撒旦內利”。然而,主教繼續前行,無所畏懼,前往該地區最偏遠的角落,主持彌撒,帶給人民安慰和天主聖言。後來到了軍政期間,事情進一步惡化。面對威脅和恐嚇,他回答說:“即使他們迫使我們沉默,基督也會說話”。他的長上為了他的安全,希望將他調離,但他拒絕了。1976年7月底他收到一份令人毛骨悚然的生日禮物——他的合作者的屍體,他依然拒絕離開。8月4日,主教從葬禮彌撒返回途中遭到伏擊並被殺害,為主殉道。

隆格維爾神父,“信德的贈禮”

法國籍神父隆格維爾於1968年以“信德贈禮” (fidei donum)司鐸的身份被派往阿根廷服務,成為一名臨時傳教士。在這裡,他遇到了安傑萊利·卡萊蒂主教,並且完全支持他的牧靈項目。隆格維爾神父作為本堂開始與主教合作,在查馬卡爾(El Chamical)堂區服務。正是由於他對受壓迫兄弟的愛,導致他被仇教者殺害。

方濟各住院會士卡洛斯·迪奧斯·穆里亞斯神父

迪奧斯·穆里亞斯神父在隆格維爾神父遇害前一年來到查馬卡爾堂區,擔任副本堂。這位方濟各住院會士本想在拉里奧哈教區開設他們的修會團體,但他很快便瞭解了當地的情況。在充滿激情的彌撒講道中,他強烈譴責當權者所導致的不義。為忠於其使命,他也付出了生命代價。1976年7月18日他和隆格維爾神父一起被敢死隊帶走。

文塞斯勞·佩德內拉與鄉村運動

文塞斯勞·佩德內拉並不是所謂的“好基督徒”。已婚,三個女兒的父親。當新任主教安傑萊利·卡萊蒂到達他的教區時,他的信仰十分冷淡。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他聽到主教的彌撒講道。這位主教對其子民親切、真實、不講大道理的態度,始終遵循其美好訓導的牧者典範,征服了他。佩德內拉開始常常參加彌撒,領受聖事。此外,他還加入阿根廷公教進行會的鄉村運動,支持他的主教,以具體行動保護其同胞的權利。1976年7月24日至25日的夜晚,他在自己的家中遭到襲擊,在家人的注視下被殺害。

“國家安全”理論

聖座封聖部部長最後總結道,七十年代南美軍政獨裁統治期間,當局沒有明確地迫害教會,但事實上至少試圖將教會邊緣化,同時表現出表面的尊重。這就是“國家安全”理論,而這四位新真福就是這一理論的受害者。但在當今西方世俗主義潮流中,我們依然能看到當時的某些態度。“今天我們正在把天主從公共職能中移除,從我們的結構中移除。這樣做極其危險,因為如果沒有天主,人就會居於中心,成為參考依據,這將引發不健康的意識形態、奴役其他人的意識形態”。

2019 April 27, 1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