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rca

Vatican News
聖座四旬期避靜 聖座四旬期避靜  (ANSA)

聖座四旬期避靜第四場默想:讓天主恢復我們的美麗

在教宗方濟各和聖座各部會神長參加的四旬期避靜第四場默想中,聖米尼亞托本篤隱修院院長賈尼神父邀請眾人反思我們的城市弊病——冷漠,以及我們如何恢復自己的美麗。

(梵蒂岡新聞網)教宗方濟各和他的合作者在羅馬郊區阿里恰“神師之家”繼續四旬期避靜,3月12日上午的默想主題為:“當下的恥辱、血腥和冷漠”。佛羅倫薩聖米尼亞托本篤隱修院院長賈尼神父在第四場默想中,省思了城市病冷漠,一種逃脫現實責任的“自我屏蔽”、與城市生活的脫節,以及源於被天主所愛和愛天主之美。

本場避靜的主題“當下的恥辱、血腥和冷漠”取自馬里奧·盧齊(Mario Luzi)的詩作《不安的幸福》(Felicità turbate)。詩人於1997年12月為佛羅倫薩隱修院寫了這首詩。

賈尼神父解釋了這首詩的寫作背景,當時盧齊想到了四年前發生的黑幫屠殺、無辜者遇難,以及“部分城市藝術瑰寶”被破壞。

本篤會的院長邀請眾人省思其中一個“惡的跡象”——冷漠。神父說,冷漠“常常以潤物細無聲的方式使我們心靈麻痹,把我們的目光”變得不透明,空泛模糊。查理斯·泰勒(Charles Taylor)稱之為“自我屏蔽”。

賈尼神父引用信義宗神學家迪特里希·潘霍華(Dietrich Bonhoeffer)的話,以及他對後代生活的關切,強調我們必須留給後代“一個更美好的未來”,將其託付於他們,秉持一種與冷漠完全相反的態度。

在這裡,聖米尼亞托本篤隱修院院長賈尼神父引述了拉皮拉1955年10月2日在全球市長會議上的講話。這位佛羅倫薩的市長說,我們這個時代的危機“是一場不均衡和無節制的危機”。關於這一點,神父指出:“我們這個時代所面臨的危機是將人從有機和互動的城市環境中連根拔除”。因此,我們要戰勝冷漠、“自我屏蔽”、連根拔除的誘惑。

神父繼續說,“我們生活在一個前所未有的時代,我們也前所未有地需要某種聖德,睜開眼睛觀察現實,看到光明,聆聽真正的沉默。這意味著我們必須放棄以自己為中心的幻覺”。只有把基督置於歷史和空間的中心,我們才能再次“聽到天主在創世之初所表達的歡喜”:“天主看了祂所造的一切,認為樣樣都很好”(創一30)。為此,本篤會院長勉勵眾人“讓天主之手恢復我們的美麗”。

他說,“美麗幾乎已經成為年輕人接受自己和接受其他年輕人的唯一標準”。然而,聖奧斯定說:“弟兄們,我們的靈魂因罪而醜陋,只有藉著愛天主才能變得美麗”。

賈尼神父最後強調,“我們如何才能美麗呢?要愛永恆美善的天主”,你心中的愛越多,你的靈魂就越美麗。

2019 March 12, 18: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