測試版

Cerca

Vatican News
安德烈·波切利 安德烈·波切利 

安德烈·波切利將在都柏林為教宗和家庭獻唱

男高音安德烈·波切利將於8月25日在都柏林家庭大會上為教宗方濟各和來自世界各地的家庭獻唱。近日他接受《梵蒂岡新聞網》專訪,談及信仰對他的重要性。

(梵蒂岡新聞網)8月25日週六意大利著名男高音安德烈·波切利(Andrea Bocelli)將在都柏林克羅克公園體育場為教宗方濟各和來自100多個國家的成千上萬家庭演唱。這將是都柏林世界家庭大會中最激動人心的時刻之一。2015年9月這位男高音在上屆費城舉行的世界家庭大會上也奉獻了他的歌聲。都柏林的活動結束後,他將於9月8日在維羅納舉辦大型慈善音樂會。當晚所籌集的資金將用於支持安德烈波切利基金會(Andre Bocelli Foundation)和穆罕默德阿里帕金森中心(Muhammad Ali Parkinson Center)的項目。8月16日,安德烈·波切利在接受《梵蒂岡新聞網》的獨家採訪時,談到了信仰在他生活中的重要性、他本人對都柏林家庭大會的期望,以及音樂如何幫助家庭活出和見證喜悅與愛,一如教宗方濟各所要求的那樣。

幾天之後您將在都柏林為教宗、為教宗所邀請的來自世界各地的家庭獻唱。您現在的心情如何?
答:我認為,能夠參與這項崇高的活動首先是一種榮幸;其次,這也是一種特殊的待遇,因為在教宗面前獻唱是令人高興的事。再者,這也是一種責任,正是因為在這情況下某些訊息有可能被傳達,而我們需要確保這些訊息是正確的。因此,我將一如既往地努力做好準備,好好發揮,希望一切順利,祈願家庭能將在這音樂中獲得的美好回憶帶回家。

您參與大會的消息正式公布後,引發了人們的強烈期待,許多人盼望在都柏林聆聽您歌唱。但您本人對這次活動有何期待呢?
答:我常說,當我登上舞臺時應該懷著“有來有往”(Do ut des)的態度。當藝術家展現最美好的自己時,公眾通常會以愛戴和那種令人滿足的感謝予以回應。我期望能得到這樣的回應。此外,愛爾蘭人是我非常熱愛的民族,而且他們也很喜歡我。從這個角度來看,我還是很放心的。

教宗方濟各勉勵家庭為世界帶去喜樂,無論是信徒還是非信徒。唱歌、音樂有助於家庭應對這一挑戰嗎?
答:任何以善為宗旨的行動都能提供幫助,並且實際上也是有所幫助的;因此像我一樣的唱歌工作,其目的是帶給人歡樂,給人輕鬆的時刻,使人的心靈放飛、省思生命的意義和真正重要的事。唱歌以其微小的方式一定會有所幫助。聖奧斯定說:“唱歌是雙倍的祈禱!”我寧願相信這一點,因為如果這是真的,那麼我在生活中已經做了很多祈禱。

對於有信仰的人而言,您的聲音就是一項天主的恩典。那麼,信仰在您的非凡音樂天賦中具有怎樣的位置?這一才華是一項恩典,但顯然也是需要得到滋養的恩典嗎?
答:讓我從頭開始講起。歌曲、聲音、以及這個世界上的所有才能都是天主的恩典,這是毫無疑問的。人沒有任何功勞,因為人在生活中的一切成就都是藉著他所領受的恩典而實現的。所以在這層意義上,人沒有什麼值得驕傲的,我們為此而感恩就好了。信仰是一條理解生命意義的旅程。我相信每個人都會遇到停下來思考生命意義的時刻。然後,或許有人認為自己是偶然的結果,但我認為這首先是理智上的災難,因為把自己視為偶然的結果,就有點類似當我們面對米開朗基羅的《聖母憐子》雕像時不相信雕塑的出處,而認為這是某一天在阿爾卑斯山偶然發現的,是偶然雕刻成了這樣。沒有信仰的人有點類似這種想法。對我而言,信仰也是一條理性的道路。我認為世界只能是一種智慧意志的結果,這種意志遠遠超過我們的意志,同時我也相信這是一種愛的意志,一種真正愛我們的意志!有兩種信仰的方式:基督徒的信仰是將所有的希望和信賴都託付於天主;另一種是莎士比亞筆下《奧賽羅》中伊阿古(Iago)的信仰,他說:“我相信一個殘忍的天主按自身的模樣創造了我”。你甚至可以這樣相信天主。這總比什麼都不相信更符合邏輯!

2018 August 17, 1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