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tican News

圣经又一重大考古发现:希腊文十二小先知书圣经残片被发现

以色列古物管理局3月16日公布近年来的重大考古发现及研究成果,考古学家在以色列与约旦河西岸间的犹大沙漠地区发掘出20块《旧约》十二小先知书的希腊文残片。这是继20世纪40和50年代发现死海圣经古卷以后的又一圣经重大考古发现,它翻开了圣经考古发掘史上新的一页。

(梵蒂冈新闻网)以色列古物管理局3月16日公布了近60年来重大考古发掘成果,包括近年来发现的2千年前主要用希腊文写成的《圣经》十二小先知书卷轴残片,内容主要是《匝加利亚》和《纳鸿》两部先知书的内容;还发现了公元132至135年间反抗罗马人统治的犹太人领袖巴尔·科赫巴(Bar-Kokhba)时期的硬币;一具6千年前用布包裹著的儿童骨骼残骸;一个完整的篮子,它可追溯到1万年前,大概是世界上最古老的篮子。此次考古发掘地是在以色列与约旦河西岸间的犹大沙漠地区。

就该重大考古发掘及研究成果,本新闻网采访了瑞士卢加诺(Lugano)神学院教授、圣经地域考古与文化研究所所长菲丹齐奥(Marcello Fidanzio)博士,他向本新闻网谈了他的看法。

菲丹齐奥教授解释道,在犹太人领袖巴尔·科赫巴领导的反抗罗马人统治的“两次起义期间,一些人逃到山洞中避难,因为他们被罗马人追赶。我们称那山洞为‘恐怖山洞’(Grotta degli Orrori),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呢?因为在这个山洞里因饥渴死了大约40位男女老少。他们来此避难时,带来了一些珍贵的物品:财产、日常生活用具和书本,这些书本就是资料和圣经书卷。”他说,以色列古物管理局最近的考古工作始于2017年,到目前为止发现了20块圣经卷轴残片。

这位圣经考古研究的教授继续解释说,这是一个重要的发现,因为在20世纪“40到50年代”的死海,“特别是在谷木兰(Qumran)及犹大沙漠地区的圣经古卷的重大发现后,人们再也没有发现过类似的圣经文本”。它翻开了“考古发掘史上新的一页”。现在,研究人员想知道这是否是一系列考古发现的最后阶段,或者恰恰相反,是否揭示了有待研究的新探索的可能性。

菲丹齐奥教授说,这次考古发现让“我们圣经学者激动不已,“但以色列人也更感兴趣,他们强调这些研究如何与他们身份的关系,以及在以色列土地上临在的历史”。因此,以色列古物管理局特别重视考古挖掘工作是有道理的。

这次考古发现扩展了人类对圣经知识的了解吗?菲丹齐奥教授解释道,“我们面前的是很小的残片,也就是希腊文写成的有限的几行与旧约相关的文字。它们是学者们所说的‘文本不稳定’时期的见证:在这段时间里,圣经的文本还不够稳定统一。到后来,圣经正典文本才得以确立,并忠实地传承下来,直到我们今天”。在“恐怖山洞”找到的残片代表的是文本还在形成中的时期,正是藉著它们,我们才得以见证一个形成最终文本前所经历的阶段。

“这些发现让我们看到一段精彩吸引人的历史时刻:就是圣经成形的历史时刻。”对这些残片研究的成果中有一个细节:在希腊文本中,天主那不可读出的四个字母的圣名是用古希伯来文写出,这是第一圣殿时期(公元前587年以前)使用的古文字。

最后,菲丹齐奥教授总结道:“在那个时期,就如耶稣时期用的经卷中,对天主的名字已有极大尊敬,所以不能念出来。用另一种字母来书写是抄写的一种策略,为的是让读者把注意力集中在这些字母上。也就是说,这是文本中需要予以极大敬意和神圣性的地方。”

2021 March 17, 1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