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rca

Vatican News
斐洛尼枢机在台湾 斐洛尼枢机在台湾 

斐洛尼枢机访台湾、香港和澳门:中梵协议后气氛良好

斐洛尼枢机访问台湾、澳门、香港后,表示:我在教会内感受到积极的气氛。在一个无神主义盛行、仅追求经济福祉的环境中,需要在福传方面下更大的工夫。

(梵蒂冈新闻网)圣座万民传播部部长斐洛尼枢机刚结束了紧凑的4天访问行程,包括宗教活动,以及与中华民国台湾当局公开会晤。中华民国于1912年独立,自1949年起,该国主张的领土与中华人民共和国重叠。斐洛尼枢机受到教宗派遣,参加第4届全国圣体大会,随后访问了澳门和香港,3月6日回到罗马。

台湾的天主教徒人数稀少,在全国2350万居民中略超过1%,当地基督徒约占总人口的4%。斐洛尼枢机到访期间,除了主持圣体大会的闭幕弥撒、参访不同教会单位以外,他还会见了最高民政当局,即蔡英文总统、陈建仁副总统和外交部长吴钊燮。

返回罗马后,本新闻网在采访中向斐洛尼枢机请教说:您这次访问台湾后有哪些省思呢?哪些事情令您印象深刻?

答:我的印象很积极正面,因为我遇见了一个需要鼓舞、激励和协助的教会, 她同时蕴藏著丰沛的珍宝。我尤其是指原住民的福传,以求增加圣召。在这方面,主教们意识到要推进现已存在、但人数很少的修院。此外,也有许多机构一直在教育层面促进教会的临在,这些机构有口皆碑,而且也与医疗服务有关。我探访了新成立的辅仁大学医院,该机构的确懂得如何应对病患的课题和问题,关怀他们,并察觉到社会的老龄化;那里的出生率低,如今得处理许多老人的需求。因此,我也祝圣了一间由小学旧校舍改建而成的养老中心。那里有很多希望的元素,但教会最欠缺的是更恰当的传教动力。

问:令人惊讶的是,大部分的台湾人自称是无神论者。这是不是一个有待努力应对的重要幅度?

答:我们必须考虑到,这个社会在经济和社会方面十分先进,因此许多层面必不可少的参照点都把天主排除在外,因为人们关心的往往是保障优质的生活,以及各种会减少或加重危机的问题。这是一个追求福祉的社会,总是以福祉为先,其它要求次之。基督徒生活显然要求很高,其它宗教的表达形式通常比较容易实践,因此肩负灵性、人性和道德责任的教会,明显地处于困境,因为这需要耗费很大的心力。此外,我们也要考虑到另一个层面,也就是我们不能用数字来衡量一切;举例而言,对教会服务的赞赏,远超过基督徒和天主教徒人数的百倍之多。这意味著,教会也在社会上增加「盐味」,透过教育和其它的临在形式,给生活的诸多方面赋予意义。对于错综复杂的社会,很难找出一个过分简化的标准。

问:台湾仍受到国际社会的孤立,仅有17个国家予以承认,其中包括与它建交76年的圣座。或许,打破这孤立的时机已经成熟了?

答:我不会称之为孤立。当我们提到孤立一词,背后的涵义是什么呢?台湾虽然跟许多国家没有外交关系,却维系了商业、社会、文化和学术关系,这些关系极为重大,不能缩减为只谈外交类型。为此,台湾必须在对话中寻找自己的道路,我认为,这将对它的未来助益良多。

问:您这次访问了台湾后,也到访了澳门和香港。圣座与中国最近针对主教任命签署了协议,有些人对此感到惊恐,视之为台北和北京政府进一步摩擦的风险所在。然而,这协议会不会反倒成为拉近关系的推动力?

答:某些个案自然得视情况而定,因为不能只用负面词汇、完全从负面角度来探讨。除此之外,我发现,我所遇见的所有司铎、主教和平信徒都投以积极而强烈的关注。正如我解释过的,陈年的问题显然不会一朝一夕就解决。许多处境往往令我们陷入不稳定状态,这并不代表基础不佳,但是对话的许多方面肯定有待加强,不仅教会内部也存在许多问题,圣座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之间也是如此。我相信,关于这方面,我在香港和澳门也得到很多正面反馈和鼓励。他们说:「请你们向前迈进,这是一条很好的道路。」我坚信,未来也将是这样。再者,某些不和谐的声音确实存在,但我认为,不和谐的声音有权利存在。

2019 March 07, 19: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