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Vatican News
科赫枢机 科赫枢机  (ANSA)

天主教与俄罗斯东正教共同维护生命

科赫枢机和帕利亚总主教出席了在莫斯科关于“生命的终结”研讨会,这是教宗方济各与基利尔宗主教2016年在古巴会晤及签署联合声明后双方举行的第3次会议。

(梵蒂冈新闻网)圣座促进基督徒合一委员会主席科赫(Kurt Koch)枢机和宗座生命科学院主席帕利亚(Vincenzo Paglia)总主教2月12日出席了在莫斯科圣齐利禄和圣美多弟神学研究院举行的研讨会并发表了演讲。这是天主教会与俄罗斯东正教会在教宗方济各与基利尔宗主教在古巴会晤后举行的第3次会议,以“生命的终结”为主题。

科赫枢机在发言中,首先感谢这所东正教神学研究院的院长希拉里翁总主教,强调两个教会藉著教宗方济各与基利尔宗主教3年前的会晤所开启的新篇章,同时回顾了双方信仰生活相互交流的各项活动。谈到研讨会的主题,枢机表示,生命终结的问题始终是人类的一项挑战,因为在受造物中只有人才能意识到自己死亡的状况。

“藉著知识和医学技术的发展,这项挑战如今呈现出新的形式”,死亡和是否该停止治疗经常是医学上作出决定的结果。这一切便产生了有关“基督徒受苦的意义”和病人“尊严”的问题,以及应“知道那些对身体有利的是否总能为人带来整体的益处”。

此外,科赫枢机也提及天主教会省思死亡问题的一些重要历程。他说,庇护十二世早在1957年就已声明赞成姑息疗法,反对各种激烈的治疗。圣座教义部也于1980年表明安乐死在伦理上无法接纳,而且拒绝任何形式的“过激”疗法,主张有义务对临终病患保持例行治疗,且将姑息治疗纳入《天主教教理》。

科赫枢机也提到教宗方济各的有关训导。这位教宗于2017年世界医学协会在梵蒂冈举行会议的机会上,致函表示“需要绝对强调负起最起码责任的最高诫命”,“即使我们知道我们无法总是治好人的疾病,我们也应而且必须照顾尚有生命的人”。

帕利亚总主教在演讲中,以“人蒙受生命的召唤:应为人的尊严服务”为主题,指出医治意味著照顾别人,就如《福音》所教导的那样。在这层意义上,撒玛黎雅人的比喻在今日技术至上和超连接、人们“越来越只顾自己小圈子”的社会中,呈现一个新幅度。

宗座生命科学院已将姑息疗法作为自己所要努力的首要工作。这项治疗陪伴走向死亡的人,既不抛弃病人,如同医学上有时在“没有任何办法”的情况下所做的那样,也不主张予以“强行治疗”。姑息治疗“将受病苦折磨的人,包括临终病患,重新置于他与家人和社会的重大关系中”。

帕利亚总主教最后表示,“不能让病患孤独地死去。经验告诉我们,要求安乐死或自杀的人几乎全都是病患被社会和治疗所抛弃的后果”。相反地,若多方面对病患负起责任,与他们积极地建立起情感和职业上的关系,提出死亡要求的情况就极为罕见。

2019 February 13, 1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