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Vatican News
斯泰拉枢机 斯泰拉枢机  (Vatican Media)

司铎的亲生儿女:以孩子的益处为先

圣座圣职部部长斯泰拉枢机针对拉丁礼司铎生儿育女案件的指南加以解释。

(梵蒂冈新闻网)长久以来,「司铎的亲生儿女」向来是个禁忌话题,往往造成这些孩子在成长过程中缺少父亲,不认识父亲,无法认祖归宗;这在过去格外严重。然而,这不同于上周在梵蒂冈应对的问题,即儿童受到的侵犯。

几天前,身为爱尔兰天主教司铎儿子的心理治疗师多伊尔(Vincent Doyle)前来罗马。他是「国际应对」(Coping International)协会的创始人,旨在捍卫世界各地天主教司铎亲生儿女的权益。多伊尔渴望协助全世界「因妇女与司铎的结合而诞生的许多人走出隐姓埋名的生活」,并在心理上提供支持。这名爱尔兰心理治疗师日前接受了多家媒体的采访,谈及圣座圣职部在处理这种案件上的一份既有内部文件,不恰当地称之为「秘密」。事实上,多伊尔2017年得知了这份内部指南,而圣座新闻室临时主任吉索蒂确认了这份内部指南的存在,以及关于保护孩子的通用准则。

为此,圣座传播部编辑主任托尔涅利采访了圣座圣职部部长斯泰拉枢机,该部会正是司铎生活的主管部门。托尔涅利向斯泰拉枢机请教说:在司铎生儿育女的案件方面,哪些是决策过程中依循的准则呢?

答:圣座圣职部自从胡默斯枢机担任部长的时代,便遵循一套行事惯例;10多年前,胡默斯枢机首先恳请时任教宗本笃十六世关切40岁以下生儿育女的司铎,提议授予他们豁免,不必按照当时的法规等到年满40岁。这项决策的主要目的在于保护儿女的益处,也就是孩子拥有父母在身边的权利。教宗方济各也曾在担任布宜诺斯艾利斯总主教时,表达过这思想;这话题是在与犹太经师什科尔卡交谈时提及的,这段对话后来出版成书,题名为《天与地》,明确指出司铎应当优先关注儿女。

问:这里的「关注」是什么意思?

答:当然,这里指的不仅是经济上的赡养需求。孩子在成长过程中特别需要父母的关爱、适当的教育。事实上,这一切要求父亲有效且负责任地履行亲职,尤其是在孩子年幼时。

问:您可否谈谈这份内部文件的内容?

答:这份文件的标题是《关于有儿女的圣职人员,圣座圣职部行事惯例的相关注意事项》,它汇整了本部会行之有年的行事惯例。诚如先前解释的,这是公务上使用的工具,在这类型的情况发生时作为参考;这份「技术性」文件为本部会的合作者提供行事依据。仅仅为了这个原因,这份文件并未公诸于世。此外,多伊尔先生两年前阅读了内容。当地方主教团和个别主教在处理这个问题并询问如何推进时,圣职部通常会将这份文件交给这些神长,并提供评论。

问:可否请您稍微说明,在您的领导下,贵部会今天如何处理这种案件呢?

答:在豁免铎职的相关卷宗内,处理了拥有子女的问题;实际上,子女的存在「自动」成为快速向教宗呈递案件的具体因素,以求赐予豁免。因此,我们竭尽所能在最短的时间,也就是在一两个月内豁免当事人的圣职义务,让他能跟孩子的母亲一起照顾儿女。这类型的情况被视为「不可逆的」,并要求司铎放弃圣职身分,即使他认为自己适合牧职。根据粗算,在请求豁免的案件中,约有80%伴随著生儿育女的情况,尽管他们大多是在放弃铎职后才生养的。

问:这项规定适用于各时各地吗?倘若司铎生儿育女后,仍不肯请求豁免职务,这规定是否也适用?

答:主教和修会长上偶尔会呈报这样的情况:司铎生育儿女后,不肯请求豁免,尤其是他与孩子的母亲终止情感关系时。不幸的是,在这些案件中,有些主教和长上认为,儿女在经济上得到安顿后,或是当事的司铎被调任后,可以继续行使牧职。再者,这方面不确定性的因素包括:司铎拒绝请求豁免,他与孩子的母亲没有感情,以及有时某些正权主教渴望给改过自新的司铎提供新的牧职机会。倘若负责的主教或长上评估,因情况所需,司铎务必承担起做父亲的职责,但当事人却不肯请求豁免,那么这个案件就会呈交给圣座圣职部,以免除圣职身分。显然,不论是在什么状态下受孕,孩子始终是天主的恩赐。之所以强制丧失圣职身分,是因为父母的亲职责任衍生出众多长久义务,而在拉丁礼教会中履行铎职的法律与亲职的义务不可兼容。

问:这是个始终有效的通则,还是每个案件视情况而定呢?

答:每个案件自然要考虑它的特殊性。其实,特例是少之又少。举例来说,在特定情况下,司铎的孩子出生在一个已成立的家庭中,有一位父亲对新生儿承担起父亲的角色;抑或是司铎年事已高,孩子已经成年,大约二三十岁。有些司铎年轻时经历了痛苦的感情事件,然后给予孩子经济、道德和灵性上的陪伴,如今他们克服先前感情上的软弱,积极又热忱地履行牧职。在这种情况下,圣座圣职部并不要求主教规劝司铎请求豁免。就我看来,在这些案件上,本部会建议在严苛的行事惯例和指南内,进行更有弹性的分辨。

问:有些人认为,司铎生儿育女的事件,涉及拉丁礼教会司铎选择性地守独身的话题。您对此作何回应呢?

答:少数司铎恋爱生子的事实,与司铎守独身的主题毫不相干。司铎的独身对拉丁礼教会而言是一份珍贵的恩典,从圣保禄六世到教宗方济各,每一任教宗都肯定了其价值。这就像是有人抛弃婚姻和子女的事实,显然也与基督徒婚姻亘古不变的价值毫不相干。重要的是,面对这现况的司铎能明白自己对孩子的责任:孩子的益处和照料必须是教会关切的重点,力求孩子不仅生活无虞,而且在教育角色、对父亲的情感方面尤其不会匮乏。

2019 February 28, 1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