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Vatican News
教宗与群众 教宗与群众 

在远距离的一年中,教宗接近全世界的人

2020年,教宗方济各没有进行牧灵访问,有信友参加的公开接见活动也很少,但他却以圣玛尔大之家的弥撒圣祭陪伴了全世界的许多信徒和非信徒。

(梵蒂冈新闻网)正如我们每个人一样,教宗方济各度过的2020年留下了疫情的深刻印记。没有牧灵访问、夏季末限定少数人参加的公开接见活动随著传染病的第二波浪潮再次中断,公开举行的庆典只让小型信友团体参加。所欠缺的是与人群的每日接触,包括与他们的拥抱、握手、面对面地亲切交谈、祝福和相互注视。教宗方济各也必须运用智能操作来履行自己的使命,留在家中以虚拟的方式与人联系,增加电话沟通。

年初,在疫情爆发前圣座公布了《亲爱的亚马逊》宗座劝谕,这是教宗方济各汇集了2019年10月召开的世界主教会议作了分辨后的果实,唤醒人们强烈关注在那个被遗忘地区所发生的事实。教宗也指明具体道路,以促进顾及穷人的人类生态学、重视文化的价值,以及一个具有亚马逊面容的传教的教会。

接著,至少在意大利的新冠疫情似乎刚一缓解,教宗方济各便恢复了有信友参加的周三公开接见活动,这一轮要理讲授的主题是关于在疫情过后我们希望建设怎样的未来。10月份,教宗发表了《众位弟兄》通谕,指明应以兄弟友爱和社会温情来回应仇恨、暴力和个人主义的阴影,尽管有时这些阴影在不仅因新冠,也受到战争、不义、贫穷和气候改变伤害的世界上似乎很得势。

3月27日,教宗方济各以全体子民的名义祈求天主介入,帮助深受疫情打击的人类,这是今年在众人的记忆中最具象征性的事件:教宗在阴雨下独自一人立在圣伯多禄广场上,那里从未如此凄凉空荡,同时也从未如此满盈,因为有亿万人透过世界电视联播节目与教宗一起静默祈祷。

教宗缓慢地登上宽大的石阶,来到大殿前方,这提醒我们众人都在同一条船上,单靠自己无法得救。教宗亲吻了圣玛策禄十字苦像(Crocifisso di San Marcello)的双脚,当初罗马人在抵御黑死病的游行中正是举著这个十字架;教宗以至圣圣体降福了罗马城和全世界,当时可听到因封城而处于瘫痪的城市从远处传来的警笛声。

另外有一件不那么醒目却更加重要的平常事,教宗借此在今年的上半年,也就是恐惧和迷惘的时日中陪伴了全世界数以百万的人。教宗每天早晨7点在圣玛尔大之家举行弥撒,这位伯多禄继承人轻轻地扣我们的家门长达3个月的时间,他让我们听到的不是高谈阔论或长篇说教,而主要是《圣经》的话语和以圣言为核心的简短讲道。在感恩祭典后,他还在至圣圣体前默默地朝拜几分钟。

根据时差的不同,每个早晨、每个中午或晚上,许许多多的人,包括冷淡的信徒和无信仰者都透过收音机、电视和线上直播聆听福音的讯息和成了世界本堂神父的罗马主教的声音。如果说3月27日独自立在圣伯多禄广场上的教宗的形像打动了人心,许多信友在举扬圣体时跪在屏幕或手机前的情景更是令人感动,他们从美洲到欧洲、从中国到非洲参与了这些简朴却极必要的庆典。

每日弥撒开始前,教宗先为受新冠疫情打击最重的人群祈祷,以此陪伴他们,为他们提供一线希望并帮助他们祈祷。我们众人都因此感到不再孤独,不再被隔离、被遗弃。接近天主子民、透过世界各地的屏幕分享清晨弥撒来予以陪伴,对教宗而言,这显然表明他是普世教会的牧人,受伤的人类的代祷者和福音的见证人,上主常以许多意想不到和隐秘的方式在全人类的大家庭中施展作为。

2020 December 29, 14: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