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Vatican News
教宗机上记者会 教宗机上记者会 

教宗接受墨西哥电视台专访,论及中国议题和媒体的断章取义

墨西哥电视公司派驻梵蒂冈记者阿拉斯拉基女士对教宗方济各的独家专访于5月28日发布。本新闻网整理了其中几个要点。

(梵蒂冈新闻网)教宗方济各日前接受了墨西哥电视公司(Televisa)派驻梵蒂冈记者阿拉斯拉基(Valentina Alazraki)女士独家专访,谈及教宗关心的众多议题,其中包括移民问题、教会打击各种侵犯的努力、对教宗话语的曲解,以及圣座与中国彼此接近的关系。

针对中国议题,教宗表明:「我对中国怀抱梦想,我很爱中国人。」圣座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在签署了临时性协议后,去年10月有两位中国大陆的主教前来梵蒂冈参加世界主教会议。教宗说:「他们一人来自地下教会,另一人来自爱国教会,已经彼此视为弟兄,前来这里探访我们。这是重大的一步。他们深知既要热爱祖国,也要照顾天主教的羊群。再者,与中国的文化交流也令人印象深刻,我们也在那里设立了梵蒂冈展馆。」

在双方彼此接近的进程中,教宗指出,中国也「接受了在某些领域专精的天主教司铎担任中国大学教授的职务。换句话说,从文化的角度来看,双方关系良好」。至于中国天主教徒对这份协议的反应,教宗表示,「大部分的天主教徒此刻为合一感到高兴,他们向来团结一心。或许某些领导者感到不受重视,这很正常。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匈牙利敏真谛事件,有些人认为,保禄六世在敏真谛枢机的议题上进行了谈判,但事实并非如此。在对外政策的一切微小步伐中,有人觉得被排除在外是正常的情况;这是实情,但仅有少数人如此。事实上,今年在每座圣堂,大家一起庆祝了复活节,没遇到麻烦」。

谈到教宗极为关切的移民问题,教宗强调了「接纳、陪伴、促进与融合」的重要性。欧洲许多国家和美国对移民关闭大门,教宗指出,「显然,国与国之间互不交谈,但受苦的是谁?是最弱小的移民」。有人会问:「教宗今天为什么密切关注移民,老是在谈移民问题?」贝尔格里奥教宗说:「因为这是眼前棘手的问题。但是教宗持续谈论生命、反对堕胎,我谈过不少艰难的课题,我是在重复教会一贯的教导。换言之,我没有顾此失彼。」

教会当前的一大要务是保护儿童和脆弱的成年人,预防并打击各种形式的侵犯,包括性侵犯和滥权等。为此,教宗今年2月在梵蒂冈召开了在教会内保护儿童会议。在这次专访中,教宗方济各讲述这次会议的感触,说:「我至今感受到极为深厚的教会共融,教宗与主教们同在。再者,他们的严肃态度也令我记忆犹新。有些人从第一天就严肃地应对问题,另外有些人第二天意识到事态严重遂认真以对。这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得到了妥善处理,省思成果良多。而在会议之前,我印象深刻的是发给你们大家的那份对策和提议列表。那些提议早已提出,现在正在落实当中。最后,我也感受到与全体主教团结一致,同心协力打击侵犯,竭尽所能解决各种腐败的问题。」

接著,教宗提到自己的话语遭到曲解的情况。教宗说:「有一回,记者们在飞机上问及有同性恋倾向者在家庭中的融入,事后我对媒体报导的方式感到愤怒。我当时是这么说的:同性恋者有权利留在家里,父母有权利承认那个孩子是个同性恋者,绝不能把任何人赶出家门,或是让他活不下去。」

「我还说了另一件事:当我们看到成长中的青少年有些征兆时,我原本要说的是,必须送他们去『专业人士』那里,却顺口说出『精神科医师』。结果那篇报导的标题写著:『教宗送同性恋者去精神科。』这不是真的!另一次,记者问了我同样的问题,我重申:他们是天主的儿女,有权利拥有家庭,仅此而已。我解释了口误用错词汇,那不是我的本意。当你们发现不合常理的事,你们不能断章取义。我说的是拥有家庭的权利,这番话并不代表准许同性性行为,绝对不是如此。」

关于这点,记者阿拉斯拉基女士向教宗指出:「您的话语多次被断章取义,这也是媒体的坏习惯。您在首次牧灵访问中说的那句名言:『我是谁,怎能作出判断?』您前面还有一句,说:『我们早就知道教理怎么说。』后来,大家把前一句都忘了,只记得后半句:『我是谁,怎能作出判断?』于是,这也在全世界同性恋者团体里激起了许多期待,因为他们认为您要向前迈进。」对此,教宗方济各强调,「教理始终如一」。教宗说:「我一直捍卫教理。同性婚姻法律令人费解,针对同性婚姻进行理论是不合逻辑的。」

2019 May 29, 1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