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Vatican News
教宗结束摩洛哥访问,在机上与记者谈话 教宗结束摩洛哥访问,在机上与记者谈话  (ANSA)

教宗机上记者会:筑墙的人成为囚犯,搭桥的人向前迈进

教宗方济各在从摩洛哥返回罗马的飞机上回答记者的提问,谈及与穆斯林的对话、有关耶路撒冷的宣言、移民问题,以及良心自由。

(梵蒂冈新闻网)在摩洛哥皇家航空波音737的飞机上,教宗方济各按照惯例在国际牧灵访问的回程途中会见随行记者,与他们进行了半个多小时的谈话。这次机上记者会触及的主题包括与穆斯林的对话、有关耶路撒冷的宣言、移民潮、里昂总主教巴尔巴兰枢机的案件、在基督信仰传统深厚的国家内良心自由的危机,以及关于魔鬼的行动。

3月31日傍晚,教宗结束了对摩洛哥的牧灵访问。他与记者的谈话主要围绕在天主教徒与穆斯林的友爱互动,回顾了两个月以来在阿联酋和摩洛哥访问的成果。教宗说:「我很满意,因为在这两次访问中,我得以谈论内心感触最深的课题:和平、团结与友爱。我们在阿布扎比与穆斯林弟兄姊妹签署了这份有关友爱的文件,然后在摩洛哥这里亲眼目睹了自由,以及所有弟兄姊妹满怀敬意的友爱与接纳。这是和睦共处的美丽花朵,肯定会结出许多果实。」

当然,困难始终存在,因为每个宗教都有激进派,不愿向前迈进,老是活在苦涩的回忆中。然而,「我们看到散播希望、携手同行更为美好。」教宗接著引用安德里奇(Ivo Andrić)的小说《德里纳河上的桥》中的片段:天主用天使的翅膀造桥,让人类能沟通。教宗说:「这图像美妙至极,那是我在摩洛哥的见闻。」

「交谈必须充满人情味」,透过意志、心灵和双手来进行,从而签署协议。教宗由此谈及有关耶路撒冷的共同呼吁,阐明「这并非摩洛哥当局和梵蒂冈当局迈出的进展」,而是「信徒弟兄姊妹的作为」;我们不忍看到耶路撒冷这座「希望之城尚未如众人所愿那样普遍开放」。「为此,我们签署了这个心愿:这是一个心愿、一个宗教之间彼此友爱的召叫,也是我们这座圣城的象征。我们所有信徒都是耶路撒冷的公民。」

被问及在某些穆斯林国家内改信基督宗教会遭到刑罚,教宗表明,「信仰会随著年岁升华,对于信仰的诠释、信仰与道德的良心也会随之稳固和发展」。举例而言,教会3百年前对异端分子判以火刑,现在则修订了《天主教教理》有关死刑的条文,予以坚决反对。这是因为道德良心方面有所成长。再者,「梵二大公会议论及敬礼自由、良心自由,但有些天主教徒并不接受;连我们天主教徒都有这个问题」。同样地,「穆斯林弟兄姊妹在良心上也有所成长,而有些国家并不明白,或者不同国家的成长各有差异」。

然而,教宗担心的是另一个问题:「当我们基督徒剥夺良心自由时,等于在走回头路」。教宗说:「让我们想想基督徒医生和教会医疗机构,比方说,在安乐死的问题上,他们没有良心异议权。怎么会这样呢?教会向前迈进,而你们基督信仰国家却走回头路?你们想想这点,因为这是事实。今天我们基督徒面临的危险是,某些政府剥夺我们的良心自由,它是敬礼自由受到限制的前奏。这问题很难回答,但我们别谴责穆斯林,却要谴责我们竟然在这些国家发生这种情况。这令人汗颜!」

在记者的提问下,教宗解释了没有接受里昂总主教巴尔巴兰枢机辞呈的原因。此前,里昂法院判决巴尔巴兰枢机未举报虐待未成年人行径有罪,随后枢机亲自前来罗马向教宗递交辞呈。教宗说:「在道德上,我不能接受他的辞呈,因为就国际法律而言,诉讼进行期间存在著无罪推定原则。巴尔巴兰已经提出上诉,诉讼还在进行。或许他不是无辜的,但无罪推定原则确实存在。」

教宗接著呼吁打击「肤浅的媒体审判」,说:「有一次,我提到西班牙的一个案件:媒体审判毁了多名司铎的人生,事后他们沉冤昭雪。在作出媒体审判前务必三思。」

关于移民问题,教宗指出,「建筑围墙的人,将会成为亲手所建的围墙的囚犯」。教宗明白,「这个问题是个烫手山芋,但是政府应该以人性化的方法加以解决」。「欧洲本身就有许多迁徙活动,这是它的宝藏」。为了全面应对当前的移民潮,「我们的首要之务是找出因战争或饥荒而移民的人,满足他们的所需。倘若欧洲这么慷慨地把武器卖给也门来杀害婴孩,那么欧洲要如何言行一致呢?我只是举个例子,但欧洲确实在贩卖军火」。此外,教宗也赞成德国总理默克尔的想法,强调「阻止移民潮不能靠武力,却要慷慨行事,在教育、经济等方面作出投资」。

最后一名记者问到:教宗为什么时常在保护儿童的议题上谴责魔鬼的行动?教宗答说:「在某个关键点上,若不思索罪的奥秘,就无法理解问题。你们想想线上儿童色情影像便可知。先前在罗马和阿布扎比召开了两场严肃的会议。我自问,这怎么会变成稀疏平常的事?怎么会你只要想观看儿童性虐待的现场直播,一连结到儿童色情影像的网站就能看到?我要问:相关负责人难道无能为力吗?负责人岂是清白无辜的?那些从中牟利的人呢?政府就无法辨识出拍摄场地?这些视频都是现场直播的。」

教宗表明:「我们将在教会内竭尽所能终止这个灾难。」然而,「教会今日的危险在于变成『多纳图斯派』,作出许多人为规定,却忘了其它的幅度」,例如祈祷和忏悔。为此,教宗提出「科学和灵性的行动」二者并重,也就是要「落实管理措施,同时也要忏悔、祈祷和自我谴责」。

2019 April 01, 1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