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Vatican News

阿根廷四位殉道者被册封为真福

阿根廷四位殉道者荣列真福品。他们是拉里奥哈教区的主教及其三位合作者,在该国军政独裁期间被杀害。他们为弱小者发声,敢于谴责不义。

(梵蒂冈新闻网)圣座封圣部部长贝丘枢机4月27日以教宗名义在阿根廷拉里奥哈(El Chamical)教区将这四位殉道者册封为真福。他们是拉里奥哈教区主教的恩里科·安杰洛·安杰莱利·卡莱蒂(Enrico Angelo Angelelli Carletti);他的三位合作者:加布里埃尔·隆格维尔(Gabriel Longueville)神父、方济各住院会士卡洛斯·迪奥斯·穆里亚斯(Carlos de Dios Murias)神父、平信徒文塞斯劳·佩德内拉(Wenceslao Pedernera)。

长期以来这四位殉道者受到阿根廷人的敬仰。他们于1976年军政独裁期间在拉里奥哈教区被害。这证明了民间敬礼比任何封圣程序都快。正如贝丘枢机所强调的,这四位新真福“在当时受到极权主义的强烈压迫下,都渴望为人民服务,把福音转化为促进人民益处的具体行动”。

作为同侪之首(Primus inter pares)的拉里奥哈主教安杰莱利·卡莱蒂,以他的牧灵热忱吸引许多神父和信徒与之合作,其中三人还与他一同殉道。他在司铎期间就显示出对穷人的关怀,每天去看望贫民窟,被任命主教之后依然不改初心。圣座封圣部部长贝丘枢机表示,“为了光荣天主,在教会中让人看到是不够的,这意味著要把耶稣的教导转化为实际行动,正如祂教导的,我们如果不爱兄弟,尤其是最贫困者,我们对天主的爱就不可能是真实的。教宗方济各教导我们,权力是为所有公民服务的承诺。权力是服务”。

“一只耳朵聆听福音,一只耳朵聆听人民”的主教

1968年,安杰莱利·卡莱蒂抵达拉里奥哈教区,很快就和子民打成一片。他总是与工人和农民站在一起,谴责高利贷、毒品交易、赌博和卖淫,这些都是当地权贵牢牢掌控的生财之道。他们便开始蔑视主教,称他是“红色主教、共产主义者、极端主义者,第三世界主义者”,甚至把他的意大利姓氏改为“撒旦内利”。然而,主教继续前行,无所畏惧,前往该地区最偏远的角落,主持弥撒,带给人民安慰和天主圣言。后来到了军政期间,事情进一步恶化。面对威胁和恐吓,他回答说:“即使他们迫使我们沉默,基督也会说话”。他的长上为了他的安全,希望将他调离,但他拒绝了。1976年7月底他收到一份令人毛骨悚然的生日礼物——他的合作者的尸体,他依然拒绝离开。8月4日,主教从葬礼弥撒返回途中遭到伏击并被杀害,为主殉道。

隆格维尔神父,“信德的赠礼”

法国籍神父隆格维尔于1968年以“信德赠礼” (fidei donum)司铎的身份被派往阿根廷服务,成为一名临时传教士。在这里,他遇到了安杰莱利·卡莱蒂主教,并且完全支持他的牧灵项目。隆格维尔神父作为本堂开始与主教合作,在查马卡尔(El Chamical)堂区服务。正是由于他对受压迫兄弟的爱,导致他被仇教者杀害。

方济各住院会士卡洛斯·迪奥斯·穆里亚斯神父

迪奥斯·穆里亚斯神父在隆格维尔神父遇害前一年来到查马卡尔堂区,担任副本堂。这位方济各住院会士本想在拉里奥哈教区开设他们的修会团体,但他很快便了解了当地的情况。在充满激情的弥撒讲道中,他强烈谴责当权者所导致的不义。为忠于其使命,他也付出了生命代价。1976年7月18日他和隆格维尔神父一起被敢死队带走。

文塞斯劳·佩德内拉与乡村运动

文塞斯劳·佩德内拉并不是所谓的“好基督徒”。已婚,三个女儿的父亲。当新任主教安杰莱利·卡莱蒂到达他的教区时,他的信仰十分冷淡。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听到主教的弥撒讲道。这位主教对其子民亲切、真实、不讲大道理的态度,始终遵循其美好训导的牧者典范,征服了他。佩德内拉开始常常参加弥撒,领受圣事。此外,他还加入阿根廷公教进行会的乡村运动,支持他的主教,以具体行动保护其同胞的权利。1976年7月24日至25日的夜晚,他在自己的家中遭到袭击,在家人的注视下被杀害。

“国家安全”理论

圣座封圣部部长最后总结道,七十年代南美军政独裁统治期间,当局没有明确地迫害教会,但事实上至少试图将教会边缘化,同时表现出表面的尊重。这就是“国家安全”理论,而这四位新真福就是这一理论的受害者。但在当今西方世俗主义潮流中,我们依然能看到当时的某些态度。“今天我们正在把天主从公共职能中移除,从我们的结构中移除。这样做极其危险,因为如果没有天主,人就会居于中心,成为参考依据,这将引发不健康的意识形态、奴役其他人的意识形态”。

2019 April 27, 1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