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rca

Vatican News
圣座四旬期避静 圣座四旬期避静  (ANSA)

圣座四旬期避静第四场默想:让天主恢复我们的美丽

在教宗方济各和圣座各部会神长参加的四旬期避静第四场默想中,圣米尼亚托本笃隐修院院长贾尼神父邀请众人反思我们的城市弊病——冷漠,以及我们如何恢复自己的美丽。

(梵蒂冈新闻网)教宗方济各和他的合作者在罗马郊区阿里恰“神师之家”继续四旬期避静,3月12日上午的默想主题为:“当下的耻辱、血腥和冷漠”。佛罗伦萨圣米尼亚托本笃隐修院院长贾尼神父在第四场默想中,省思了城市病冷漠,一种逃脱现实责任的“自我屏蔽”、与城市生活的脱节,以及源于被天主所爱和爱天主之美。

本场避静的主题“当下的耻辱、血腥和冷漠”取自马里奥·卢齐(Mario Luzi)的诗作《不安的幸福》(Felicità turbate)。诗人于1997年12月为佛罗伦萨隐修院写了这首诗。

贾尼神父解释了这首诗的写作背景,当时卢齐想到了四年前发生的黑帮屠杀、无辜者遇难,以及“部分城市艺术瑰宝”被破坏。

本笃会的院长邀请众人省思其中一个“恶的迹象”——冷漠。神父说,冷漠“常常以润物细无声的方式使我们心灵麻痹,把我们的目光”变得不透明,空泛模糊。查理斯·泰勒(Charles Taylor)称之为“自我屏蔽”。

贾尼神父引用信义宗神学家迪特里希·潘霍华(Dietrich Bonhoeffer)的话,以及他对后代生活的关切,强调我们必须留给后代“一个更美好的未来”,将其托付于他们,秉持一种与冷漠完全相反的态度。

在这里,圣米尼亚托本笃隐修院院长贾尼神父引述了拉皮拉1955年10月2日在全球市长会议上的讲话。这位佛罗伦萨的市长说,我们这个时代的危机“是一场不均衡和无节制的危机”。关于这一点,神父指出:“我们这个时代所面临的危机是将人从有机和互动的城市环境中连根拔除”。因此,我们要战胜冷漠、“自我屏蔽”、连根拔除的诱惑。

神父继续说,“我们生活在一个前所未有的时代,我们也前所未有地需要某种圣德,睁开眼睛观察现实,看到光明,聆听真正的沉默。这意味著我们必须放弃以自己为中心的幻觉”。只有把基督置于历史和空间的中心,我们才能再次“听到天主在创世之初所表达的欢喜”:“天主看了祂所造的一切,认为样样都很好”(创一30)。为此,本笃会院长勉励众人“让天主之手恢复我们的美丽”。

他说,“美丽几乎已经成为年轻人接受自己和接受其他年轻人的唯一标准”。然而,圣奥斯定说:“弟兄们,我们的灵魂因罪而丑陋,只有藉著爱天主才能变得美丽”。

贾尼神父最后强调,“我们如何才能美丽呢?要爱永恒美善的天主”,你心中的爱越多,你的灵魂就越美丽。

2019 March 12, 18:55